陪伴赢得改变

投稿信箱:wanshanwang0@126.com      

2019-08-16 14:55:53   来源:张孝   

回想儿时,我在父母眼里根本就不是一块读书的料,烧火煮饭,喂马放牛算得上是我的强项,在这样的生活背景下,我对学习始终没有兴趣,也不曾想通过读书来改变此生的命运,只想快点长大,子继父业,做我们家那几亩田地的主人。

春去秋来,大山里的生活却在一点点发生变化,义务教育政策普及到了我们山坳里的学校,小学毕业后不用再考试便可以上初中,我正好赶上趟儿,不然我可能就此与读书划上了句号。以前村寨里,人来人往,每家每户都是以耕地为生,几乎没有人外出。后来打工潮席卷了这个宁静的大山村寨,村里多余的劳动力外出打工,尝到了打工带来的甜头,我母亲也动了打工的念头。

那年,春节刚过,地上的积雪都还没有融化,我和弟弟还沉静在过年的狂欢中,母亲却悄悄地跟着远房的亲戚踏上了打工之路,我偶有听爸爸说母亲在广东打工,我也不知道广东在何方,也就不曾多问,家里只剩下我和弟弟、爸爸三个人。

那些年,电话在我们那个大山村寨里绝对算得上是一个稀奇的玩意,方圆几里,只有一家稍微富裕点的人家有一部座机,电话的天线都是从几公里外的山坡上拉的,寨子里内外的联络基本上就是依靠它了。

母亲大概在春播过后,给我们打来电话,要我和弟弟去接电话。爸爸接到托来的口信后,会按照母亲说的时间去接听电话,接电话1块钱一分钟,打电话3块钱一分钟,当时来讲,还是很贵的。我和弟弟一路打闹到了接电话的那里,可能是我和弟弟年纪太小,不懂事,对接电话无所谓。当我拿起电话时,电话里头传来熟悉的声音时,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母亲问什么,我都是嗯嗯作答,通常也不会接太久,因为没有那么多钱。母亲在电话里头说:“让我们三爷子赶场天去照张合影照片,给她寄过去。”接完电话,我和弟弟又沿着崎岖不平的大马路回去了,然后把母亲讲的话原封不动的和爸爸又讲了一遍。

一晃,我便从小学毕业了,我们不要考试,直接上了初中,我为了能帮爸爸分担点家里的农活,选择了离家近一点的学校就读,寨子里的其他玩伴都到了县城里去读书了。

上中学时,由于学校没有学生住的公寓,所有学生都得在学校外面的农户家租房子住,爸爸给我租了一间约五六个平方大小的木屋,学习、煮饭、吃饭、睡觉全在里面。爸爸卖了些家里的口粮,给我上学置办了一床棉被,我上中学时的个子还不算大,所以一半用来垫,一半用来盖,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它与我相伴。我在小学的学习底子薄,很多都不会,成绩也跟不上班上的其他同学。上了初中一学期,我始终位于班上末尾,对学习可以说是我不感冒它,它也不感冒我。

一场大雪覆盖了整个山头,学校已经放假了,我和弟弟围着家里的火炉烤火,这时爸爸说:“你母亲今天要回来,我们炖猪脚来吃。”我和弟弟时不时抬头看看外面,盼了又盼,猪脚炖了又炖,还是不见母亲的身影。天边静静地暗了下来,爸爸已经把饭菜在炉子上热了一次,屋外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我和弟弟赶紧起身向屋外跑去,果真是母亲回来了,我们一家人时隔一年又团聚了,感到十分高兴。

我问母亲,来年是否还要外出打工,母亲告诉我不出去了,在外面没有文化很是犯难,以后在家里监督我和弟弟读书,叫我认真读书,学点知识,不要像她一样做文盲,不然打工也没有机会。虽然过去十来年了,这番话却仿佛在昨天说的,我一直牢记在心怀。

开春去学校后,我开始思考我以后想做什么?同学问我对将来的打算,我毫不犹豫的告诉她,初中毕业后,我打算买辆拖拉机,开个养牛场,当个牛老板。我那同学至今还拿我开涮,说我怎么没有去养牛,人生真是不可揣测。

我在班上开始寻找学习榜样,我也想向他们学习,想考高中,想学知识,想读大学,想走出大山。

三年的学习,在不知不觉中就到了中考。人们都说人生第一考便是中考,能否通过这座独木桥,就看这一考。三年的学习积蓄,一考决定我该何去何从。我拼尽全力,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努力有了收获,我也到了县城里读了高中,完成了我人生第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梦想。

我经常想起初中班主任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他说:“一个家庭只要有一个人起来了,那么他将会带起这个家三辈人。”家庭需要有人改变,有人改变了,才有可能赢得机会。母亲外出打工的经历改变了母亲看待社会的思想和认识,回来后改变了我和弟弟的命运,用不离不弃的陪伴赢得了我们的改变,这些弥足珍贵的经历永远是我人生道路上最宝贵的财富,我今天的改变都源于母亲一直不离不弃的陪伴。

编辑:肖凤娇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踏遍万山人未老,避暑这边独好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