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山的表情

投稿信箱:wanshanwang0@126.com      

2019-04-19 15:34:19   来源:彭 程   

青春永驻,活力充沛,相信会是人们最为普遍的梦想。一个由繁华陷入萧条的地方,仿佛一个罹患重病的人,有可能重新找回健康、再度神采奕奕吗?

这些年来,我先后到过一些这样的矿区,包括煤矿、锡矿、铜矿等等。它们曾经繁华热闹,但因为多年开采,资源枯竭,最后只能关闭,甚至破产。当年的车水马龙,变为今天的人影岑寂,建筑破败,道路蒙尘,百业凋零。从人们迷茫落寞的神态中,我读出了他们内心的消沉忧虑。那是一种对于眼下的生活很不情愿而又着实无奈的表情。

但万山却是一个例外。在这里,我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表情。

万山属贵州铜仁,位于黔东湘西交界处,层峦叠嶂的武陵山脉腹地。峻岭深壑间,埋藏着丰富的朱砂矿石,储量和产量都曾居亚洲之首,世界第三,因此被誉为“丹砂王国”“中国汞都”。从一九五〇年起,长达半个世纪之久,从这里开采提炼出的汞,占到全国产量的八成,有力地支持了国家的建设。

矿业的兴旺,让一座城市平地而起。最鼎盛的时候,万山矿区有职工七千人,加上家属连同维持矿山生产运作的各种机构,总数达到三万多人。矿区内有自己的商店、学校、医院等,是一个设施完备、功能齐全的小社会。当年这一带普遍贫穷闭塞,万山被人们羡慕地称为“小香港”。

时间的脚步迈进了新世纪。二〇〇一年,因为资源枯竭,矿井关闭,万山一下子陷入了萧条冷寂。像这样因矿而兴的地方,都是单一型经济业态,所有产业都是依附于矿山的,矿山歇业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因此,这是一种整体的凋敝衰败。听当地人回忆,那时候矿区人口纷纷外流,天一黑,大街上就没有人影了,到处一片死寂。

这里的冬天湿冷,因为供暖不足,寒冽一直沁入到人们内心深处。就业无门,收入大幅度减少,甚至几个月拿不到工资,许多人家生活尴尬困窘。我看到了一些那时拍摄的照片,房屋灰暗破旧,人们脸上没有笑容,神情凝重呆滞。表情是内心情感的投射,他们心中有大面积的阴郁,就仿佛这里的黄昏时分,群山投下的辽阔黯淡的影子。矿区生活的人最担心的是矿井塌陷,而此刻,他们分明感觉到自己的生活也在一层层地坍塌。

好在这种状态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天无绝人之路。峰回路转,他们眼前的光亮越来越明显,脚下坚实的感觉越来越清晰。

托举起他们的,是一系列顺应时代发展要求的举措。

人的智慧是无穷的,矿资源枯竭了,还有别的资源可以开发利用。当地政府积极探索转型发展的途径,确定因地制宜,结合自身的生态优势,走一条绿色发展之路,对废弃的采矿区进行功能转化,成功地上演了一出“化腐朽为神奇”的大戏。

在当年矿区行政中心所在地的朱砂古镇,我们就看到了这种转变的多重呈现,仿佛人群中一幅幅的生动面孔。

朱砂古镇的另一个名字,是“万山国家矿山公园”。在方圆六平方公里的区域内,打造全国第一个矿山休闲怀旧小镇,吸引游客来此体验慢生活,在度假休闲中领略工业遗存的文化内涵和魅力,是建设者的初衷。围绕这一构想,他们按照5A级景区标准,与临近的夜郎谷风景区整体连片开发,建造了一个特色浓郁、独具魅力的所在。

进入古镇,脚步首先踏上的便是“那个年代”一条街。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瞬时间便充溢于全部感官。这条街建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矿区的黄金时期,迄今保存完好,街两旁的房屋一律是青砖青瓦,门窗样式一如当初。墙壁上“抓革命促生产”的标语,科学采矿的宣传画,大喇嘛里播放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等歌曲,都原汁原味地再现了那个年代的氛围情调,生动逼真。在一座浅色木板搭成的棚子下面,站立着一帮十四五岁的女中学生,身着白色长袖衬衣,脖领上系着红领巾,下着绿色长裤,环绕着一位正在拉手风琴的老师。女孩子们稚嫩的嗓音,伴以手风琴高亢的音色,给街道暗淡的底色增添了一抹明亮灵动。

街道两旁,每隔一段距离,就矗立着一尊人物雕像,共有近百个。每座雕像上面,都有简短介绍,有从枪林弹雨中走来的老革命,有新中国成立之初自海外归来的知识分子,有工人劳动模范,都是几十年间对矿区建设做出突出贡献的人物,无不形神毕肖,栩栩如生。

并非只是让人感觉穿越回过去,小街上同样也洋溢着当下生活的鲜活气息。榨油坊、竹编店、豆腐工坊、梦里香酒坊等,一间间出售当地传统土特产的店铺,吸引了不少游人。店铺门脸前,又有许多小吃摊一字排开,我认出了凉粉、山药煎、绿豆粉、魔芋豆腐、虾米豆腐等等,令人垂涎,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游人本来就多,又赶上小雨天,都撑起了伞,愈发挨挨挤挤,透着一种热闹兴旺。

离开老街,前行不远,就来到了过去的采矿区,钻进一条当年的巷道。它被开辟成为旅游项目,有个时髦的名字“时光隧道”。万山的丹砂矿是按上中下三层进行开采的,废弃的矿洞层层叠叠,纵横交错,迷宫一样,总长度达到九百多公里,被开发出来的只有很少的一段。巷道弯弯曲曲,时而狭窄,时而宽阔,被五颜六色的灯光照射,迷离恍惚,有一种梦幻般的效果。

眼前的景象,让我忆起多年前去波兰南部古城克拉科夫时,在附近维利奇卡盐矿的矿井深处看到的一幕幕情景。维利奇卡盐矿的开采历史长达一千多年,盐矿中有房间、礼拜堂、盐雕和地下湖泊等,宛如一座地下城市,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游客众多。这里虽然没有那样悠久的历史,但也不乏进一步开发利用的广阔空间。现在仅仅是开始,就已经吸引了不少游人,未来发展更是可期。

从矿洞走出,又走上了长达千米的悬崖栈道。栈道借助矿山独特的喀斯特地貌而建,一边是陡立的崖壁,另一边,栏杆外面,就是一百多米的深谷,直上直下,望之眩晕。其中有一段,是完全悬挂在半空中的玻璃栈道。这也是贵州省的首条玻璃栈道。脚步踩着的玻璃下面,就是望不见底的一大片虚空。阴雨天,加上黄昏时雾气浓重,几步之外就看不分明,明显地减少了那种恐惧感,但即使如此,仍然有人紧张得双腿哆嗦,声音发颤,紧闭双眼,身体贴着里侧的崖壁慢慢挪动脚步。

栈道走到头,眼前是一片山顶平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大一小两个游泳池,尽管有雾气飘来荡去,但蔚蓝色的波光仍然十分鲜亮。目光向旁边挪移,宾馆酒店,停车场,半个足球场大的草坪绿地,错落有致。这一带当年是矿区的生活区,如今被改造成为一个配套齐全的综合性旅游服务区域。工人集体宿舍楼群变身为悬崖宾馆,附近原来的办公大楼成了“汞矿工业遗产博物馆”,苏联专家楼挂上了“俄罗斯餐厅”的招牌。这些工业文化的遗产,如今都被有效地开发和利用,可谓得其所哉。游客来此,显然能够获得一份独特的、在别处寻不到的体验。

这是一个创意的时代。朱砂古镇的打造,便堪称是一个出色的创意。络绎不绝的游客,为当地带来了就业机会,很多人不用再出门打工,就近就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岗位,生活水平迅速提高。

入夜后,雨歇雾散,灯火通明,被雨水清洗过的树木草地,愈发绿意葱茏。街上行走的人们,眉眼之间,步态之中,那一种轻松惬意,真实确凿。我想,这也是今天万山的表情。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在这里得到了生动的诠释。是人的智慧和力量,让生活摆脱黯淡困窘,重新走向明亮和美好。

当然,变化的不仅仅是朱砂古镇。步履匆匆所及,万山的每一个地方,都闪动着这样的表情。

万山九丰农业博物园。这个项目是从蔬菜之乡山东寿光引起的,集蔬菜种植和采摘、育苗研发、食品加工、旅游休闲、生态养老等为一体,打通了不同产业边界,融合发展中创造了一种新的业态。智能观光大棚里,一百多种蔬菜瓜果,分布于不同的区域,到处青翠葳蕤,气息清新馥郁。朝天椒有四十厘米,密密麻麻;蛇瓜累累垂垂地吊在瓜架上,长达两米多;一个硕大的南瓜,据称重达七百斤,像一个金黄色的大鼓,引来参观者纷纷拍照合影。

万山电商生态城。同样是依照借助外地资源促进本地发展的思路,从浙江高薪引进电子商务领军人才及专业团队,利用互联网无远弗届而又便捷迅速的巨大优势,将本地无污染、高品质的农特产品,向全国各地介绍推销。在展示大厅里,我看到了莲子、豆豉、干米粉、珍珠花生、生态鸡蛋等多种物品,旁边,工作人员正在忙着打包,待寄的货物堆了一地。

在电商生态城的门口,几位姑娘手中端着盘子,笑语盈盈,请参观者品尝本地盛产的白心香柚。我拿起一块,放进嘴里,一种甘甜的味道,立即自舌尖处弥漫开来,口腔鼻端,都盈满了芬芳的气息。

这样的滋味,分明是今天的生活的一个隐喻。

 

源于《人民文学》2019年第4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万山有仁山
下一篇:在万山想象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