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山有仁山

投稿信箱:wanshanwang0@126.com      

2019-04-19 15:03:40   来源:关仁山   

白天向黑夜告别,绿色向荒芜告别。或许来不及告别,碧绿葱茏、宜居美丽的“仁山公园”就矗立在贵州铜仁万山区了。树木、山石、流水、鲜花簇拥着幢幢楼群,让人们享受矿区转型的自信与美好。

因为我的名字与“仁山公园”巧合,我的鲁院同学欧阳黔森主席叮嘱我用书法题写“仁山公园”与“仁山书院”。我提笔时很激动,因为题写要刻在仁山公园的巨石上,一切那么亲切,一切都那么珍贵,我不能匆匆错过。投资百亿的万山公园,成为万山区的一张名片了,我只能从这奇迹般的变迁中,见证了铜仁万山人民创造新生活的绿色神话。相信奇迹与怀疑生活的连在一起了吗?我知道,仁山公园与我的名字是巧合,缘来是铜仁市万山区,简称“仁山”。我把仁山公园的照片发给朋友,也是开了一个小小玩笑。这个玩笑惬意而温暖。但是,我的心就一下子与这座美丽的城市紧紧相连了。来铜仁之前,我对万山的了解是从欧阳黔森的报告文学《看万山红遍》获得的。

乘车来到山顶,有一阵轻风吹来,我眯起眼睛,与所有植物一样,收敛起惊讶,等待风止的那一刻。风没止,我却听到了淙淙的流水声,导游说那是仁山大瀑布。在水声里,所有空虚的事物,都随着瀑布水声飘远了。

仁山公园的魅力拒绝解释。仁山公园有些像当今流行的特色小镇,当我之后参观了万山区的朱砂古镇,似乎又觉得不尽相同。万山过去资源丰富,矿种有汞、钾、锰、钒等二十多种,其中朱砂的开采已有两千余年的历史。如今资源枯竭,这里完成了漂亮的转型。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关心万山特区的转型,关心这里人民的生活。当我们参观完万山朱砂古镇,是矿山休闲怀旧小镇,却给我们一种震撼,还有一种无法拒绝的美。仁山公园却充满现代感,与朱砂怀旧古镇有着不同的风格。万山公园充满现代感,像含苞待放的鲜花,因为还没有完全建设完成,但是已有的建筑风度,已经放大了生命中最饱满的颜色,静谧如贵州的群山一样,神秘、端庄、华贵。

仁山公园原来大山的模样我们无法想象。在现实告别的,想在回忆中相逢。万山的老人在回忆。回忆是美好的,但大山的生命就像人的生命,代代相传;迎接挑战与巨变,这巨变是用奋斗和汗水浇灌出来的。

万山人明白,终不曾向贫困低头,企盼和等待是徒劳的,只有拼搏才能找到笑看天下的山峰。万山公园不是很高,却是人民幸福的家园。

我们在仁山公园品味出另一层含义。这是一座文化主题公园,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成为传统文化教育基地。仁山书苑将来建成后会更多地承担这一功能。进而填补了文化公共服务设施的空白。文化、休闲、娱乐、健身和教育有机融合,形成大生态、大文化建设格局。仁山公园虽建于万山,却是属于铜仁的,属于贵州的,属于中国的。这里发生的故事必然也是中国故事。

既然是文化主题公园,一定有铜仁文化精神的镜像。有了文化就能吸纳武陵精魂,有武陵山的奇伟恢宏,又有文脉的悠远境界。万山是仁义之山,仁山公园也是仁义之山的象征。落日时分,仁山公园披着淡红的落霞,活跃的文化精灵并没有消失,山顶的浮光飘浮起来带给我们无限的想象。我们欣赏名山大川,多是看苍润古秀,具有清疏之气,品味出大山泻远意境。仁山公园却有“精研古法,博采新知”的新感觉。仁山公园设计理念突破了传统地产建筑伦理,既有绿水青山之境,也有别开生面的现代感,一砖一石,一草一木都蕴含着强烈的生命感染力,气势宏大,又有品位,具有“通神明德,类万物之情”的精神追求。我们乎感到,仁山公园上空飞翔着一个艺术的精灵。

仁山公园有时让我产生联想。我们离开的时候,又回头凝望着山坡上的几个大字:仁山公园。我默默地享受着岁月的宁静与安好。一座公园活出了自己风姿,活出了自己的风骨。难道建设仁山公园的万山人不这样看吗?万山人民同样活出了风姿与风骨。万山人金子般的心是透明的、珍贵的。我想,每一个被尊重的生命都从未离开过,世界在变,古老的万山也在焕发青春。不变的是初心,不变的是高山流水。仁山公园已经让我们不安的灵魂淡定下来,随遇而安。当我老了,再过十年,选择仁山公园养老多好。如今人四处奔波中,其内心是向往安宁的。慢生活里有仁山公园相伴,也是一种满足感和幸福感。

一叶知秋,窥一斑而知全豹。仁山公园也像全国许多文旅小镇一样,承载着现代人宜居生活的理想。智慧诞生在民间。仁山公园并不任性,我们常识性理解,任性容易彰显个性,但是个性并不意味着必然拥有优良的品质。不任性的仁山公园有着厚德载物的品质。那是这座大山特有的修养与真情。心心相印,我们带着一颗赤诚的心品鉴仁山公园透明的心,那是一种享受。借仁山公园表达我们一种对大自然对人生的通达与理解。这时空不是呆板的,而是饱含深情的,进而升华为最真挚,最细微、最有趣,生机勃勃的生命故事。仁山公园留给了万山人民生命真情的印痕,完成了现代人对自然对生命的追问与抚慰。所以,祝福仁山公园永葆仁义精神,它既给予我们世伦享乐,又带我们仰望诗与远方。

源于《人民文学》2019年第4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万山的行板
下一篇:万山的表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