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看万山】朱砂古镇的前世今生

投稿信箱:wanshanwang0@126.com      

2018-09-19 16:18:26   来源:俞胜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国内兴起了“古镇”旅游热,处处都有“古镇”。去的古镇多了,往往感觉到这些古镇同质化现象严重,大多是新建的仿古建筑,而且市声喧嚣,从街头走到巷尾,商铺贩卖的也千篇一律,无非是一些地方特色小吃、各类真真假假的珠宝首饰和做得古色古香的旅游纪念品。去的古镇多了,却很难在这些古镇寻找到真正“古老”的痕迹,再去“古镇”旅游的兴趣就渐渐淡了下来。
因为有了这样的“成见”,这次,来贵州省铜仁市,有人介绍万山区的朱砂古镇颇值得一游,我表面上颔首,内心却颇不以为然。不过又想,去看看吧,离市区又不远,去那里转两个小时,权当散步了,何况听说这个朱砂古镇是根据废弃的矿山打造的,与其他古镇相比,也许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吧。
我们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从市区驱车来到了朱砂古镇。远远地看见朱砂古镇的门楼,仿汉阙的型制,门楼的主体颜色是红色的,丹砂一样的红润,碧蓝的天空下,像一团跳动的火焰。
汞这种在元素周期表中排名第80位的致命元素、地球上唯一的液态金属,它所附着的丹砂,自古以来就被用来炼制据说能让人长生不老的丹药。万山汞矿资源丰富,号称“中国汞都”。万山开采朱砂的历史始于何时?根据传说,可以上溯到西周时期。相传彼时,从巴方来了一位梵氏女子在崖壁上用青铜之具敲凿取丹。梵氏将凿得的丹砂献给武王,武王服之,不仅治好了心悸不宁的毛病,而且神清气爽,颜面红润,智慧超人,体力倍增。
然而传说毕竟是传说,有记载的官方采冶历史始于明初。汞矿曾承载贵州万山特区疾驰,并将其推向“小香港”“小深圳”的繁荣巅峰。可是,“神龟虽寿,犹有竟时”,何况矿产资源不可再生。2001年10月,“中国汞都”贵州万山汞矿因资源枯竭,被宣布政策性关闭。规模开采633年后万山汞矿寿终正寝,万山被列为资源枯竭型城市。当年的交通又不发达,处于武陵山区腹地的万山陷入了深度贫困的泥沼:生态退化、土地瘠薄、资源枯竭、人口流失……资源枯竭型城市,路在何方?
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脱贫攻坚工作的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指引下,2011年年初,万山特区开启了一场“产业原地转型,城市异地转型”的双转型艰难之旅。着力打造全国优秀旅游目的地、山地特色高效农业示范区、新型工业园区。2013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对万山发展做出肯定性重要批示,要求万山用好用活国家政策,加快推动转型可持续发展。
深受鼓舞的万山人民干劲十足,在扶贫攻坚方面,紧紧抓住“精准”二字,通过政府引导与企业主导并重、景区打造与配套建设并重、文化挖掘与品牌树立并重,围绕朱砂文化对原废弃的贵州汞矿遗址和文物进行修缮性开发利用,成功打造出朱砂古镇景区。曾经一片破败的贵州汞矿华丽转身为“朱砂古镇”,这一片土地又变得像丹砂那样红彤彤起来。
走进朱砂古镇的大门,眼前的一座建筑是朱砂大观园,建筑带有西南民族风情,门户轩敞、台阶层层,让人疑心这座建筑里曾经住着一位威风八面的苗王。粉红的墙面,紫红的柱子,后面青山叠翠,让从都市过来的人眼前一亮。大观园分序言区、珍宝区、文化区、宗教区、工艺品区五大板块。在这里面游览,通过朱砂奇石、朱砂历史和朱砂文化的宣传能感受到我们这个民族内心对丹砂独特的情结:丹砂凝聚天地之灵气,吸收日月之精华,是震惊、安神之灵丹,是辟邪之法宝,是平安、吉祥的圣物。
在我们中华民族的语境里,“红”色又是生命、活力、健康、热情、朝气、欢乐的象征。既然是朱砂古镇,主题色自然离不开“红”色。
那些曾经废弃的矿工宿舍、矿业学校、供销社、大礼堂等等,修旧如旧,青色的砖墙,灰色的瓦,不是红色了吧。可是,那随处可见的标语,全是火红的丹砂色,“战天斗地学大庆,百折不挠为国家”“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看到这些标语,让曾经经历过那个激情燃烧岁月的人一下子回到往昔,让没有经历过那个激情燃烧岁月的人也能够比较直观地感受那往昔的历史。这一片建筑,完整地保留了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矿工住宅及苏式建筑风格,现在已被打造成朱砂古镇影视基地。
像其他的“古镇”一样,朱砂古镇也有商业街,不过只有一条,且不长,商业街紧挨着影视基地。两边店铺卖的东西也和其他西南地区的古镇不一样,那个“火红”年代的物品多一些,像印有红色“为人民服务”字样的搪瓷杯、帆布包,还有八角军帽、武装腰带、毛主席像章等等。街道两旁,隔个七八步远,就有一尊汞矿高级技师的雕塑,显示这条街的与众不同。
店铺的主人,随机问问,得知他们多是当地的,其中有不少还是贵州汞矿的职工或家属。当年,贵州汞矿关闭时,有一千多名职工选择了一次性买断工龄。离开这个曾经在全国辉煌一时的单位后,有的矿工选择了在家乡自主择业,有的选择了外出打工。可是,矿工们技术相对单一,加上年龄较大,在家乡择业的多是选择蹬三轮车等技术简单的行当,而外出打工的也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许多员工及家庭长期在贫困线下苦苦挣扎。这一片土地也成了贫穷与落后的代名词,不少矿工的儿子找对象都成了问题,谁家忍心把自己的女儿往这片“火坑”里推啊。
贵州汞矿的职工为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不能让他们在贫困的泥沼里挣扎。改革成果应由人民共享,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改革发展搞得成功不成功,最终的判断标准是人民是不是共同享受到了改革发展成果。”
人民政府为人民。朱砂古镇建成后,万山区通过改善居住条件、创业就业扶持等方式,推动全城居民参与朱砂古镇景区的共建、共享。具体说来,在改善居住条件方面,采取“就地安置+易地搬迁”的方式,是选择就地安置还是易地搬迁,根据居民自己的意愿。政策上,对就地安置的进行集中连片房屋维修改造,对易地搬迁的居民实行统一安置住房,推动了原住民居住条件的明显改善。在创业就业扶持方面,对居民进行餐饮服务、酒店服务、导游服务等技能培训,优先招聘当地居民从事导游、安保、服务员等工作。朱砂古镇的打造成功,为当地员工提供就业岗位达五百多个,提供经商铺位一千多个。在精准扶贫方面,把措施落实到“精准”二字上。现在朱砂古镇内约有20%的门面、展示厅等,免费提供给建档立卡贫困户从事餐饮、旅游商品销售等服务。另外,为二百多个有能力的贫困户提供了自主创业平台。
我随便走进一家店铺,这是一家经营“红色商品”的店铺,门面不大,大概20平方米的样子。店老板是贵州汞矿职工子女,原来在外地打工,背井离乡,一年到头却挣不了几个钱,已觉人生灰暗,成天愁眉苦脸的,相貌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几岁,40岁左右的人,就仿佛进入了人生暮年。现在家乡巨变了,在家门口找到了合适的营生,心情一天比一天好,人又变得年轻了。我们来朱砂古镇的这天,时属深秋,游客不多,他一天的毛收入在一两百元左右。他显得很知足的样子。喜滋滋地告诉我们,如果在旅游旺季,收入会多一些,有时一天的毛收入就能达到千元。我们正说着话,从店铺后面侧门进来一个女子,年岁和他差不多,面色黑红,衣着朴实,朝我们憨厚地笑着,他说这是他的婆娘。他们的孩子在外地上大学,他和她对现在的生存状态感到满意。离开店铺前,我购买了一块毛主席像章,并衷心地祝愿他的生意红红火火。他和他的婆娘祝愿我在朱砂古镇玩得开心,并欢迎我下次再来。在朱砂古镇,我也是有了熟人的人了。
在商业街的那头,我们坐上景区的游览车,一路欣赏着不同的青砖灰瓦的建筑,猜测着它们的前世是厂房还是员工宿舍,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一座广场,广场周围的建筑以苏联的风格为主,高大巍峨,这边是汞矿工业遗产博物馆,对面是“人民公社大食堂”。广场上有开国元勋的雕塑,还有雷锋同志的雕塑,朱砂古镇的时空,时时在今天和那个火红年代之间穿越。
汞矿工业遗产博物馆是由原来的贵州汞矿矿部办公大楼改建而成的,曾经的汞矿中枢、发号施令的地方现在变成了静静的展厅。展厅共有3层,其中一楼为序厅,设有万山汞矿沙盘模型、形象墙等,在沙盘和形象墙前你可以直观地感知贵州汞矿的分布情况,你会感叹造化为何如此钟情于贵州的山水;二楼为陈列厅,主要陈列万山汞矿采冶历史及产品,从汞矿开采、冶炼、炼丹及英法水银公司成立直至关闭破产等详细展现万山汞矿的兴衰。让你感受到历史真是一条河流,站在这条河流面前,让你觉得幸福或者幸运的人,你见到的可不是河流的一段,而是它从开采到加工工艺千年演变的全貌;三楼为演示厅,主要陈列、演示万山地域的民族风情,突显万山独有的朱砂文化内涵。汞矿工业遗产博物馆是一本简略版的史书,我们每一个来到朱砂古镇的人如果到这里认真翻阅,就能对朱砂的历史、对朱砂在万山的历史、对朱砂在自己脚下这片土地的历史有个比较清晰的了解。
赶紧去古老的矿洞看看吧,走进历史的深处,去触摸历史真实的质感。万山汞矿遗址包括仙人洞、黑硐子、云南梯洞子3个部分,地表面积2.5平方公里,采掘面积约3.2万平方米,在长达633年的规模开采中,汞矿遗址集中地展现了四项世界之最:最久远的采矿历史,最原始和最先进的汞矿开采和冶炼技术,最罕见的九百七十多公里长的地下采矿坑道,最大的天然朱砂。
我们参观的一段矿洞并不长,明朝及明朝以前的采矿遗址已经被保护起来了,我们现在参观的这一段,是近代和现代开采的。隔着脚下的玻璃,古老坑洞的岩石上深深的凿痕清晰在目。看着这些凿痕,我的耳畔就不由响起锤凿在岩石上敲击的声音。我分明觉得那一声一声的,并不是锤凿发出来的,而是每一个采矿工人从心里呼喊出来的。那一声一声的呼喊,何尝不是生的辛酸与生的希冀之杂糅。在这道道的凿痕里,我看到了万山人基因里的顽强和生生不息的韧性,这何尝不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基因!
现代的灯光分成七彩,照射到矿洞四壁上,让矿洞的岩石都蒙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前人的艰辛与汗水已经消隐了,前人的艰辛与汗水在后人的眼里都蒙上了一层梦幻的色彩,像听别人的故事,触摸不到那种刻骨铭心的真实感。
矿洞里有一处叫“时光隧道”的娱乐景点,其实就是利用灯光的效应,让人在一个有限的空间里产生天旋地转、穿越时空的错觉。我们从矿洞中走出来,我们穿越了历史的矿洞走到现实,岂不也是穿越了一段“时空隧道”!出洞口,眼前一段在悬崖峭壁上的栈道,脚尚未踏上去,心已慌乱不已。不由想起李白“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诗句。这条栈道是从前矿工们贴着崖壁上下班的小道,现在的栈道不但拓宽了路面,而且临近悬崖的一边也安装了牢固的护栏,想从前的矿工们,小心翼翼地走上这条栈道,岂非就是踏上了人生的“鬼门关”?从栈道这边看过去,对面的岩壁上有两处不大的洞口,就是明朝时期的采矿遗址。现在被保护起来了,游人只可远观。
踏上栈道,看群山万壑,看壁立千仞,顿起豪迈之心,而对面的山峰上就刻着毛主席的豪迈诗词:“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字体是红色,在万绿丛中,犹如一朵朵怒放的鲜花。且慢沉迷于眼前的山色,豪情万丈。你的眼前可是一段长六十余米的玻璃栈道呢!踏上去人就像来到空中,脚底就是万丈深渊。那胆小的,战战兢兢地扶着岩壁行走,或者闭目或者抬头观天,不敢俯视脚底。竟然有吓破胆的人,倚着岩壁,号啕大哭,不敢挪动半步,被人搀扶了回去。我壮起胆子,左右手交替紧紧抓住栏杆,快速前行,丝毫没有漫步云端飘飘欲仙之感,只盼着及早离开这块“是非之地”。
到达“安全地带”,长吁一口气。回望千山万壑,不由感叹万山悠久的朱砂开采历史和厚重的朱砂文化。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朱砂古镇的华丽转身,是万山经济成功转型的一个缩影。
朱砂古镇,来了还想再来。

相关热词搜索:万山 朱砂 古镇

上一篇:【中国作家看万山】大山里更大的山是万山
下一篇:【中国作家看万山】匆行万山

分享到:
收藏